展覽介紹

時光冉冉,轉眼疫情已過去三年,這段時間給大家帶來許多省思,也多了許多時間讓人沉澱思考人生的下一步。光陰轉瞬即逝,浮生若夢。何不趁此好好追尋自己的理想,或許希望就在不遠處。

穎川畫廊這次聯展推出的兩位藝術家:張益昇與陳昀翊皆是水墨創作者。張益昇常期定居在大陸成都教學並創作,陳昀翊在師範大學美術系碩士畢業後,利用美術教室教學的微薄收入繼續進行創作方面的思考與實驗。在水墨的創作中「山水」作為主要的創作主題,對兩位藝術家卻有著不同方向的思考。對張益昇而言,他認為現代人多數接觸的是城市,而建築更是其中發展建設的重要元素。故而他將自身在城市中生活的感悟,藉由建築轉化成山水表現,經由城市符號呈現關於人生浮華易逝的特點。城市對他來說彷如一場金色的夢,這個夢很美,美得不真實、美得很虛幻、美得讓人不知不覺……,透過作品所營造的氛圍從而使觀者可以透過自身經驗去體會美感,增加對現實的遐想,在虛幻與現實中,體會跳脫生活的感受。陳昀翊嚮往古代文人的精神性與生活,陶醉於充滿武俠精神和東方魅力所建構的世界中,他將山水作為一種心靈的寄託地,從都市叢林的現實中,在山水中找到心中的一方淨土。因平日裡閒暇時喜歡攀爬百岳,登山的過程中心靈也不斷向古人靠近,並更加堅定創作的初衷:不是拋棄傳統,而是以另一種方式接著繼承,去做延伸與改變。

張益昇此展中的浮生系列,不同以往黑金系列,以白色跟金色為主色調,可稱之為白金系列作品。White,在以往作品的基礎上,將畫面的切割視覺以斜線或弧線來呈現,並將以前的黑色建築物改成了白色。就如同經歷人生不同階段後,仍然維持著一期一會的每年之約。聊天,淺酌談心,交換彼此這一年的消息,彼此打氣,互相安慰。曲線或弧線以及白色建築,給了我們彼此溫暖與懷念,一起加油,等待下次的重逢。

Gold,金色是益昇這幾年慣用的顏色,他用金色的建築物與金色的背景構成全部畫面。”金色”在某種程度上意指為時間,它雖然有”浮華”和 “虛幻”的傾向,而在人們的理解中,它又指向”永恆”與 “堅固”,充滿矛盾的隱喻。就像我們和最親近的愛人,雖相處的時間短暫,卻無須言語,只要透過眼神的交流,彼此都能感受得到,一份別人無法干涉深刻而超越的愛。”金色”代表著我們在現實生活裡,時間中存留了一份遺憾,所以愛才能回憶。表現上使用白色或金色的建築物去分割畫面,時而直線,時而曲線。如同,蘇軾所言: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在創作中其實沒有真正情緒起伏,只是當成面對浮生若夢的一種感覺,畫筆走過畫面,像做了一場夢一樣,或許激情,或許平淡,夢醒一切都無所謂了。

陳昀翊希望能透過創作將普遍觀眾對於山水畫的印象翻新,將自身感受利用創作表現,將山水畫的不現實感呈現出來,訴說當代人與自然的距離與反思。陳昀翊這次展覽帶來這幾年創作的主要脈絡,以「青山」、「金迷」、「宇宙」、「幻獸」四個系列為主。「青山」系列嘗試從山石的構造中,藉由畫面雲水泉石的變化,及虛實氛圍與意境的營造去完成現實事物下的幻想,再創心中的桃花源境地。在動物描繪上,陳昀翊希望表現出動物精神性的部份。從水墨中常出現的白鶴出發,仙鶴有一種脫俗不凡的魅力,在山水中出現代表此處是仙境,不受紅塵所擾,在白鶴主體上,黑、白、紅三個主要配色,適合代表水墨的三元色。另外,老虎則是著重在造型上的變化,將其擬人化,創造出更有趣的表現性與故事性,其他動物則放在山水中,以呈現出山水的新樣貌為目的,將視角進行更多元的變化,也讓畫面的意涵多了一分趣味。

陳昀翊從水墨的遠、中、近景中發現山水重疊性的特質,期以不同屬性的媒材表現出另類透視效果與動感;並透過多種不同紙質如金箋紙、冰雪礬宣等底材,及不同媒材如水性顏料、金屬色粉、礦物顏料、液態樹脂繪具、色鉛筆、炭筆等去呈現作品在不同視角的質地,以雲、霧、煙、火、交錯點染於畫面的藍色玄石山脈間,呈現出虛幻的神秘氛圍。

如果說張益昇的水墨畫是入世的,那麼陳昀翊的水墨則是出世的。張益昇遵從自己內心的真實感覺,表達心中在城市中生活的喜、怒、哀、樂等種種情緒,而陳昀翊則希望藉由山水畫去表現心中的烏托邦,一種理想,可以暫時逃離現實的幻境。對他們而言,張益昇認為現實世界如夢如幻一切何需太在意,往日如過眼雲煙渺不可尋,活在當下反而才是積極的態度。而陳昀翊則是透過暫時的逃離,繼續追尋心中的理想與使命。如此一來,從一開始的避世態度,也轉變成積極的,利用水墨創作呼應當下的社會環境,與對於世界的觀察想像,進而突破原本屬於水墨的舒適圈。

展覽資訊

日期|2023年7月22日-8月31日

時間|週二 ~ 週日 PM 1:00 ~ PM 8:00 (週一休館)

地點| 穎川畫廊 In River Galler   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一段45號2F

購票資訊

免費入場

展覽相關報導